手放開

他,二十歲。她,十八歲。他很愛她,她也覺得他人品不錯,就這樣,那年,他們在一起了。

她跟他在一起五年,不算太多大風大浪,然後如一般情侶一樣,買了房子,開始同居生活,結婚的計劃也準備好了。兩年過去,一切看似平淡,只是二人的想法有了變化。

她每星期週末回家探望父母的時間,反令她覺得可以有一息喘氣的空間。或者是一切太平淡,或者是年輕,這無形的籠牢,令她開始思考,往後的人生該如何。

她的變化,他,是知道的。

二人曾有個承諾,每天下班回家,都給對方一個擁抱。下班後他會煮些東西一起吃,或是他買外賣回家,看看電視,說些八卦新聞,然後各自處理一些家務,便各自忙自己的事。他也會趁她每個週末回娘家的時候找朋友運動一下,一切如常,他大概想這樣的日子一直走下去。

他的苦心,她,是知道的。

只是她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她覺得自己還年輕,不甘心就這樣一輩子。

他感覺到擁抱間的虛無,她的變化,都看在眼裡,只是他默默地等,希望她有天會想得開,繼續跟他一起走下去。

她開始為小事動氣,他大概也懂,這意味著甚麼。

他也開始猜忌,她偷偷地約會誰人,他知道,也沒有說。

有天晚上,他跟她說,不如分開吧。

她沒說話,那天,他們分開睡,然後第二天,她收拾了些行李,便回娘家去了。只留下一張紙條:「東西我遲些回來收拾。」

他開始後悔,只是他知道,他不該再囚禁著她,忍著淚,默默地把她的東西收拾好,等她回來收走。

他,始終很愛她。他曾問自己,是因為不捨得,還是因為愛,最後他懂了,正因為愛,所以選擇放手,正因為很愛、很愛,所以讓她選擇自己的幸福。他漸漸明白,有些人即使你很愛,但也不一定能在一起。

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

手放開
詞:十方|曲:方文良|編:安棟|原唱:李聖傑

我把自己關起來 只留下一個陽台 每當天黑推開窗戶 我對著夜幕發呆
看著往事 一幕一幕 再次演出你我的愛

我把電視機打開 聽著別人的對白 也許那些故事 可以給我一個交代
你要的愛 我學不來 眼睜睜看情變壞 人怔怔看情感慨

不能給你未來我還你現在 安靜結束也是另一種對待
當眼淚流下來 傷已超載 分開也是另一種明白

我給你最後的疼愛 是手放開 不要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
感情的污點就留給時間慢慢漂白 把愛收進胸前左邊口袋
最後的疼愛 是手放開 不想用言語拉扯所以選擇不責怪
感情就像候車月台 有人走 有人來 我的心是一個站牌 寫著等待

我把收音機打開 聽著別人的失敗 哽咽的聲音彷彿訴說著相同悲哀
你的依賴 還在胸懷 我無法輕易推開 我無法隨便走開
感情中專心的人容易被傷害

封面圖片:Background photo created by bedneyimages – www.freep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