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

多麼浪漫的一句話:「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

年輕的戀愛,總會以為沒有了對方便不能存活,我們愛得轟轟烈烈,愛到死去活來。我們都曾經痴情,曾經瘋狂。那是青春,是年少輕狂的愛情,太多犯錯,不分手,不原諒,固執得可以。

到後來呢?

在愛情當中,我們到底學會了甚麼?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麼?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麼?我們會不作害羞的事麼?我們能不求自己的益處麼?我們不輕易發怒麼?能不計算人的惡麼?我們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麼?我們能凡事包容、相信、盼望、忍耐麼?

我們的愛,是永不止息麼?

有些人愛了很多人,卻永遠學不會;有些人倒是學會了,卻不再愛人。或者因為我們學習愛,不過想為愛一個人,只是到我們學會了,那個人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後悔為甚麼明明深愛著他,卻會變得小器,不留餘地的傷害,把最真摯的感情都抹殺掉。

愛人,從來都不易。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後來的我們,原來已經很陌生,到回過神時,愛情也許已經不在了。

後來
唱:劉若英|詞:施人誠|曲:玉城千春|編:王繼康

* 後來 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 可惜你早已遠去 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梔子花白花瓣 落在我藍色百褶裙上
愛你 你輕聲說 我低下頭聞見一陣芬芳
那個永恆的夜晚 十七歲仲夏 你吻我的那個夜晚
讓我往後的時光 每當有感嘆 總想起當天的星光

那時候的愛情 為什麼就能那樣簡單
而又是為什麼 人年少時 一定要讓深愛的人受傷
在這相似的深夜裡 你是否一樣 也在靜靜追悔感傷
如果當時我們能 不那麼倔強 現在也不那麼遺憾

# 你都如何回憶我 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這些年來 有沒有人能讓你不寂寞

Repeat * # * *

永遠不會再重來 有一個男孩 愛著那個女孩